当前所在位置:
主页 > 明星 > 偶遇明星应该怎么聊天?我们请了12位明星手把手

偶遇明星应该怎么聊天?我们请了12位明星手把手

发布日期: 2020-04-07 19:55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率:

  的合影疯狂冲击了,虽然这次除了你之外全北京人民都有与坂本龙一的合影这件事,令你极度怀疑自己在那些地方混了这么多年到底混的什么劲儿,但是别气馁,即使你见到他也不知道跟他说什么不是吗。而我们为了防止你再次徒增烦恼,今天就专门教你:如果正在揪大衣上的毛球时突然抬头看到了坂本龙一 —— 或者是其他什么说唱歌手、演员、体育明星或摇滚明星时,你应该聊点什么?

  是的,明星也是人,但他们在各自领域收获的巨大成功,意味着他们理应获得区别对待,更何况他们卡里的钱通常都比你多。正常情况下,要想和一位明星说上话,你需要说服至少一位(通常都是两位)公关人员,而且前提是你所在的媒体单位还应该有点知名度。但很多时候,即便公关人员已经答应可以安排你和明星说话,最后被放鸽子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如果你不是搞媒体这一行的,那么要想和明星说上话,就只能看命了。比如,在大街上或者餐厅里碰上某个名人,或者在机场与明星偶遇,或者你二表弟的三表哥认识某个巡演管理人,能带你进 VIP 席。现实生活中,这样的机会真的很难得,所以真要撞上了,你最好使出吃鸡的劲好好把握。为了帮助你为这样的人生巅峰时刻做好准备,我们采访了一票名人明星,让他们告诉你和明星搭讪的正确方式。

  “天呐天呐天呐。真的是你吗,居然是本尊,不行我要晕了,这是真的吗,我能和你合影吗,真的可以吗?我也不想打扰你但是不合影的话我(闺蜜的男朋友的小孩的妈妈的爸爸的老师)肯定会杀了我……不行我要吐了!” 碰到这么热情的粉丝,你忍心拒绝吗?

  要和偶像搭讪,就不要表现出一副花痴的样子。大部分时候,如果粉丝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各种吹捧,这样的对话一般持续不了太长时间。倒不是因为我讨厌粉丝什么的,而是因为被崇拜、被偶像化让人感觉很不自然。当然,如果你的偶像是个自恋狂,那么多少的恭维话都不嫌多。但我一听到 “天呐,我超喜欢你!” 就觉得反感。要记住,哪怕你收藏了我首张专辑的日版测试盘这种珍稀品,对于我来说,你依然是个陌生人。如果你是想要张合影上传到 Instagram 上向你的朋友炫耀,我可以告诉你,我和一上来就要合影的人从来都没有什么好聊的,所以见到我的时候,最好把你的晒图冲动塞回你的裤子里。当然我并不是说你不能上来拍照,如果你想要就是一张合影,那请便。我只是想说,这会限制你和偶像进行深入沟通的能力。而真正的交流互动,远比 Instagram 上一堆点赞有意义得多。不过我也说不准,看你自己的想法了。你可以像在电梯里遇见陌生人一样,试着在一个共享空间里打破尴尬,抛出一些有意思的话题,运用一些戴尔·的话术,很快你就可以和你的偶像一起坐在他的全景顶楼公寓,吃着鲟鱼鱼子酱,展开肉体的交流。

  我遇见过一个歌迷,他是一位退伍军人,曾经被派往一处交战区,他形容那里就是个炼狱。就在他被派往交战区之前,他收到了一盘磁带,那是我们的《Black Sunday》那张专辑。在前线,他一直很小心地保管这盘磁带,因为总有其他士兵想要把它顺走。

  于是他走到哪里都随身携带这盘磁带……有一天,他和几个士兵一起坐车巡逻。一路上他们都在听这盘磁带,然后他和一个士兵要下车进行勘察,下车之前,他把磁带取出来放在身上。

  没过多久,他们的车就遇袭了,当天死了好几个士兵,还有几个严重受伤。在这位退伍军人遇见我的那天,他告诉我他到现在依然每天随身携带那盘《Black Sunday》磁带,而且他当着我的面从口袋里掏出那盘磁带给我看。他还告诉我,听这张专辑能够帮助他治愈伤痛。

  一方面,我完全理解这种心情,因为在我心中也有这样的乐队,在生命中能遇见这样的乐队,真的是一大幸事。但是如果你成为别人眼中的那个人,感觉就会很奇怪,因为这从来都不是我们的目的。表演和创作音乐是一种群体活动,一种社交活动,也是一种对外表达。但是我们从来没想过要刻意获得听众的认可。我们并没有想要被他人崇拜,所以听到崇拜赞美的话会让我们受宠若惊。

  如果我刚从厕所里走出来时被人认出来,我真的会感觉很诡异:他们知道我在里面干嘛吗?他们这是在干嘛?他们以为自己是谁?

  如果你要打招呼,就先弄清楚我是谁。拜托你不要看见别人和我合影就错失恐惧症发作,打扰我健身就算了,我最烦上来就问,“你好,你是不是拍电影的?” 或者 “你看上去好像演雷神的那个人”。求求你们不要因为你的好奇心影响我的工作。另外,我最痛恨的就是在厕所打招呼。有次一个粉丝在我放水的时候问我能不能拍个照,我说 “OK”,结果那家伙就在我后面拍我放水的背影,我以为我的语气已经说的很清楚了:“OK,但是请等我放完再说。” 很快我就在推特上看到了那张照片。我谢谢。

  我其实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任何涉及我的摔角背景或者摔角形象的话题,我都乐意倾听,而且绝对会和你互动。但我最不喜欢在和家人在一起的时候、当我们在一起吃饭、享受家庭时光的时候被打扰。有些人会走过来说 “我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见过你?” 当然他们心里清楚我是谁,他们只是想听我亲口证实:“没错,你在电视上见过我,我在摔角场上叫神秘人雷尔。” 你大可以直接问我说:“你是不是雷尔?”

  说真的,只要有人和我打招呼并且知道我是谁,我就会很开心。我至今依然怀疑互联网不是真的,所以能在现实中见到喜欢我作品的人,我真的很高兴。特别是当对方受我的文字启发进行艺术创作的时候,最近有人给我看他在笔记本上画的一幅画,那是受我的一条推特启发创作出来的,他请我在画的旁边签个名,那种感觉真的很棒,好像这是我们两个人合作的产物,只有我们共同存在,这张画才能诞生。我也很喜欢听到粉丝说他们对我写的东西很有共鸣,因为我觉得我进行写作只是在解决我的个人问题,得知这些文字能够帮助其他人解决问题,真的让我很开心。知道自己在世界上并非孤独一人,确实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有人曾经写道,得知我是亚洲人的时候让他们激动流泪,因为他们从来没想到在我从事的这一行里会有和他们长得一样的人,这让我很受感动,因为我在这一行业也不认识多少和我长得一样的人。

  当你从事这一行的时候,你并不会觉得你在这一行做了很久。感觉你并没有在真实世界生活,这就是一个幻想世界。我只是在乐队玩音乐,但大部分时候这都会让我脱离正常生活。

  虽然说起来,走在街上碰到坂本龙一这种泰斗的概率就跟抬头打喷嚏眼看着现金红包直接掉脑袋上差不多,但其实想一想,在那些放满了独立出版物和出售有机食物的小俱乐部小咖啡馆小饭店碰见他们的概率,总比在故宫颐和园和外滩南京路大多了,所以好好消化一下这12个大小名人教你的招和道理,地下俱乐部该混还是得混,不是为了发合影,更不是教你混圈儿,而是为了能让这纯粹运气带给你的难得体验和回忆,变得更加完美。